英國大選保守黨大勝,但脫歐與“聯合王國”前景依然嚴峻
資訊

英國大選保守黨大勝,但脫歐與“聯合王國”前景依然嚴峻

2019年12月14日 09:53:00
來源:澎湃新聞

當地時間12月12日,英國舉行了其近5年來的第3次議會選舉。隨著英國各個選區的結果順次揭曉,本次選舉的主旋律也逐漸顯現了出來:保守黨在英格蘭工業選區的歷史性大勝;工黨在不列顛全島的潰敗;蘇格蘭的民族派取得了亮眼的成績。

這次選舉因脫歐而起,選舉結果證明,脫歐也極大地影響了選民的選擇。首相鮑里斯·約翰遜的政治賭博獲得了回報。保守黨在英格蘭和威爾士的高歌猛進意味著它可以順利地讓英國在明年1月底前退出歐盟。不過,未來的鮑里斯政府還面對著諸多的挑戰。

首先就是保守黨是否真的可以讓大批倒向他們的工人階層選民們滿意?其次,根據保守黨的政綱,鮑里斯必須在明年年底前與歐盟達成新的自由貿易協定,結束脫歐的過渡階段。不過,英國能否在如此短的時間里與歐盟達成令人滿意的自貿協定,值得觀察。同時,不列顛島上南北之間的分化在這次選舉中也愈發地凸顯。當英格蘭和威爾士倒向保守黨時,蘇格蘭卻拋棄了保守黨。可以預見,蘇格蘭民族黨將會強勢地要求舉行第二次獨立公投。這也將是未來鮑里斯的保守黨政府必須面對的難題。

工黨歷史性的潰敗只因脫歐?

開票當晚的第一個大新聞,就是工黨在英格蘭中北部傳統工業區的全線潰敗。傳統上,以英格蘭中部為界,中南部的富庶地區屬于保守黨的票倉,中北部則是工黨的地盤。這片區域擁有諸如曼徹斯特、利物浦、伯明翰以及考文垂在內的諸多英國工業重鎮,自從上世紀初以來就是工黨的鐵票倉,被英國媒體稱作“紅墻”(Red Wall)。不過,在這次選舉中,這條界限被徹底打破了,保守黨大舉攻入了工黨的領地。許多工黨掌控了二十年,五十年甚至八十年的議席,都在這次選舉中丟給了保守黨。

從兩次選舉的對比圖上可以看出,英格蘭中部與北部代表工黨的紅色大面積地消失了(作者制圖)。

位于曼徹斯特西部的利(Leigh)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該選區的七萬余名選民中,大部分屬于中低收入人群。該選區的居民收入中位數(Median)要低于英國全國的收入中位數。這是一個典型的工人階層選區。自從1922年以來,工黨從來沒有在這個選區失手過。在2017年的議會選舉中,工黨勝選人領先排名第二的保守黨候選人將近1萬票。不過,在這次的選舉中,工黨候選人的得票率暴跌,從大幅領先變成了落后保守黨候選人近2000票。保守黨也史上首次拿下了利這個曾經的工黨鐵桿選區。在2016年的脫歐公投中,該地區將近64%的選民選擇了脫歐。

位于英格蘭東北部的塞奇菲爾德(Sedgefield)是另一個很好的例子。同樣處于英格蘭北部工業地帶的這個選區,自從1935年以來就一直是工黨的后花園。工黨出身的前英國首相托尼·布萊爾就是代表這個選區的議員。布萊爾曾經稱霸這個選區整整24年。在2017年的議會選舉中,工黨候選人在這里領先保守黨挑戰者超過6000票。不過,在周四的選舉中,保守黨以超過4000票的巨大優勢從工黨手上奪下了這個議席。在2016年的脫歐公投中,該地區56%的選民選擇了脫歐。

同樣的故事在英格蘭和威爾士不斷地上演:選擇了脫歐的工人階層拋棄了長期稱霸當地的工黨,轉投保守黨。

工黨這次的潰敗是徹底的。在支持脫歐的地區,工黨被保守黨打得落花流水;在支持留歐的地區,工黨也沒有占到便宜。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的數據,在2016年脫歐支持率超過60%的地區,工黨得票率暴跌了10.4%。而在2016年留歐支持率超過60%的地區,工黨的得票率依舊下跌了6.4%。

因此如果單單將工黨的潰敗歸咎于選民支持脫歐,就顯得過于膚淺了。工黨此次面臨的是更為嚴峻的問題:選民對黨首科爾賓以及他代表的工黨政策的反對。

在整個競選期間,科爾賓的脫歐政策模棱兩可,面對反猶指控也無法給出令人滿意的回復,社會和經濟政策比2017年還要更為激進。這都極大地打擊了工黨的選民基礎。這已經是工黨連續第4次在議會大選中落敗了。此次選舉也是工黨自1935年以來表現最差的一次。但是,作為黨首的科爾賓卻沒有在敗選后馬上引咎辭職,僅是表達了辭職的意向。這也意味著工黨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可能會陷入內部爭斗,黨內很可能逼宮科爾賓迫使他辭職。工黨必須靜下心來認真地思考自己的未來了。

保守黨的挑戰才剛開始

與工黨不同,保守黨是這次選舉的大贏家。鮑里斯·約翰遜率領保守黨取得了他們自1979年以來的最佳戰績。上次保守黨取得超過43%的選票,還是撒切爾夫人當政時期。手握365個下議院席位的鮑里斯將可以順利地實現讓英國在明年1月底前脫歐的諾言。不過,保守黨的挑戰才剛剛開始。

首先的一個問題就是英國與歐盟的自貿協定談判問題。

在選前,鮑里斯承諾將會在明年年底前與歐盟簽訂新的自貿協定。不過,理想豐滿,現實卻骨感。一年的時間,對于英國和歐盟來說都顯得有點太短了。根據2018年的數據,歐盟是英國的第一大貿易伙伴,占英國出口的45%以及進口的53%。雙方之間的貿易幾乎涵蓋了各種各樣的商品和服務。同時還要再加上北愛爾蘭的問題。

根據鮑里斯和歐盟達成的脫歐協定,歐盟將對所有從不列顛島進入北愛爾蘭的貨物征收關稅。此后,如果運輸方可以證明這些貨物不會進入愛爾蘭,那么歐盟將進行關稅返還。在接下來的自貿協定談判中,雙方將討論具體執行的細則。這些都是非常耗時間的談判內容。作為對比,歐盟和加拿大之間的自貿協定,從2009年開始談判算起,花了整整5年的時間才談成。誠然,英國和歐盟都希望可以盡快達成自貿協定,因此會盡可能地避免拖沓。但是只有1年的時間,想要解決如此復雜的邊界和關稅問題,實在是有些困難。

同時,保守黨如何對待那些從工黨鐵票倉倒戈而來的選民也是一個潛在的挑戰。

保守黨不是一個工人階層政黨,保守黨的政綱也天然對中低收入人群不利。這次倒向保守黨的許多工業選區,當年都是站在第一線反對撒切爾夫人的保守黨政府的。新當選的保守黨議員們在未來的5年時間里,要如何回應這些選民的訴求,如何在政黨和選民之間找到平衡,是他們必須要思考的問題。這些曾經的工黨鐵桿議席又是否會改變保守黨,迫使保守黨放棄一些經濟自由化以及削減開支的政策,是值得觀察的。

最后,保守黨還必須面對一個卷土重來的蘇格蘭民族黨。在這次選舉中,蘇格蘭民族黨拿下了蘇格蘭59個下議院議席中的48個。自由民主黨黨首喬·斯溫森在蘇格蘭的議席也被蘇格蘭民族黨奪取。

在整個競選周期中,蘇格蘭民族黨的競選口號就是反對脫歐,要求二次蘇格蘭獨立公投。打著這樣的競選口號取得大勝之后,其黨首斯特金已經信心滿滿地放話要向鮑里斯施壓,要求他同意蘇格蘭舉行二次獨立公投。

從選舉結果來看,蘇格蘭和南邊大規模支持保守黨的英格蘭顯得涇渭分明。英國脫歐后,蘇格蘭的民族主義情緒將不可避免地和倫敦的保守黨政府產生沖突。

同時,在北愛爾蘭也有值得我們關注的變化。在此次選舉前,支持脫歐的北愛爾蘭聯合派政黨——民主統一黨把控著北愛爾蘭首府貝爾法斯特4個國會議席中的3個。在這次選舉中,民主統一黨丟失了這3個議席中的2個。這兩個議席統統被愛爾蘭民族派政黨奪取。其中,在北貝爾法斯特選區,新芬黨歷史性地戰勝了民主統一黨。這是該選區自1922年以來第一次落入愛爾蘭民族派政黨的手中。

這也反映了北愛爾蘭政治版圖正在發生的變化。憑借著自身的高生育率,北愛爾蘭的天主教人口正在逐年增加。在2018年時,BBC曾報道稱到了2021年,天主教人口就將在北愛爾蘭第一次成為多數。

在這樣的背景下,英國脫歐更加激發了北愛爾蘭部分人群希望與愛爾蘭統一的情緒。

不過,從此次大選的總得票數來看,支持留在英國的聯合派依舊占據多數,英國脫歐之后北愛爾蘭的未來值得我們觀察。

男女做爰高清免费视频-男女做爱-男女做爱视频-男女做爰视频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