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駁虎 | 為什么是武漢?
資訊

唐駁虎 | 為什么是武漢?

2019年10月23日 22:00:57
來源:唐駁虎

這是關于武漢的浩瀚史詩,也是理解這座大城的思想深度。

所以,本文的使命不是曬曬美圖,不是老調重彈“江湖”“過早”“熱干面”,而是要解答終極的哲學三命題——它是什么?它從何而來,它又將向何處去? 當然,順便再回答一下百度不到答案的熱搜“為什么軍運會在武漢舉辦”。

為什么是武漢?我們就得先搞清楚,武漢如何成為武漢,武漢是怎樣的武漢,以及,未來將有怎樣的武漢。

【一、天下之中】

1、水何澹澹

悠悠漢水,浩浩長江。

占水道之便,集舟楫之利,凡是兩江匯合的地方,多有比較繁華的城市。

行至中游的長江和她的第一支流——漢江在武漢會合。天高地闊,水天一色,大江歸流,恢弘的氣勢自然撲面而來。

漢江,古稱漢水,為長江最長的支流,發源于秦嶺南麓,流經陜西、湖北兩省,在今天的武漢市漢口龍王廟匯入長江。

漢水在歷史上占據重要地位,歷代地理學家都把它與長江、淮河、黃河并列,合稱“江淮河漢”。但漢水更重要的意義,在于她最終成為了一個民族的名字。

漢水在上游由西向東,過丹江口后轉向南流,白浪千疊。在古人心中,她就是天上銀河在人間的投射,故而把這條大河也稱為“漢”。

漢,語源本意“浩瀚”,后被用于命名璀璨廣袤的銀河。星漢燦爛,若出其里。

滅秦之后,劉邦曾在此被封為漢王,楚漢相爭,立國之后,感念立業之艱,把自己的王朝繼續稱之為“漢”。

“學大漢武立國”,漢朝國力強盛,威名遠揚,大一統王朝進一步奠定了中國這片廣袤土地上的族群文化。

漢,由此成為一個歷史悠久的強大民族名字,一個像銀河一樣浩瀚博大的偉大文明名字。同時,也是武漢城市兩字的來源之一。

除了文化上的重要意義,漢水在古代還是僅次于大運河的南北交通第二要道。

漢江干流水量充足,全流95%均可通航。從漢江口溯源而上,再穿越秦嶺古道,是抵達關中乃至當時首都長安的一條天然捷徑。

江漢平原乃至長江流域的糧食特產,關中陜隴的人員物資,就這樣沿江交流往來。

便捷的江漢水道,一熟天下足的千里沃野;北依中原,南及湖廣,西達巴蜀,東連皖贛,通江達海。地勢形勝似乎業已注定,在這里要誕生一座宏大的城市。

2、白云千載

早在3500多年前的商代,武漢地區就出現了盤龍城,是迄今發現的同期長江流域最具規模的成熟城市。

但在東漢之前,長江中下游流域尚未真正開發,位于中原文明核心圈邊緣的武漢地區,區位優勢也就未能發揮。

自東漢以降,漢陽、武昌先后開始建城。從早期的軍事堡壘逐步變成府道治所。入唐之后,已形成長達千年的“兩城夾江”雙城格局。

漢陽位于江右,龜山西麓,月湖東畔,相傳春秋時期楚國琴師俞伯牙在此奏琴,鐘子期聽出他高山流水之志。“知音”由此發祥。

東漢建武元年(25年),江右地區首置沌陽縣。東漢末年,在龜山先后興建郤月城和魯山城,為小型的軍事城堡。

隋大業二年(606年),歷經更名遷址的江右縣置改名為漢陽。

唐高祖武德四年(621年),在龜山南側筑城,縣治移駐于此,并為郡治、州治延續至今。

漢陽早期縣建制變遷示意圖,制圖:漢網社區網友“Vii”

武昌位于江左,蛇山與龜山隔著大江對峙。三國時期東吳黃武二年(223年),孫權在此筑夏口城,并將江夏郡治移至此,以衛戍首都鄂城——三國時期,這里正是吳蜀魏爭奪對峙的前沿。

武昌的歷史由此延續至今近1800年。本來,孫權是以地勢較高的鄂城為都八年,并改名為武昌,寓“因武而昌”之意。

隋開皇九年(589年)在江夏縣設鄂州,下轄武昌縣(今鄂城)。江夏得以后來居上,成為為長江中游的地區性州府治所。

唐肅宗至德年間(756年),置武昌軍節度使,駐江夏,是為“武昌”地名西移之始。

夏口城的標志性建筑就是黃鵠磯上“高觀枕流”的軍事瞭望臺,后衍建成黃鶴樓,屢毀屢建,歷盡滄桑。

當年崔顥跑到黃鶴樓上休閑望景,李白也在此送孟浩然遠下揚州,兩首唐詩的頂級名篇由此永恒傳世,也奠定了武漢最早的文化地位。

黃鶴樓腳下的武昌,龜蛇鎖江、憑勢據險,為天然的水陸要沖。而隨著唐宋之后中國經濟重心的南移,地位也日漸重要。

南宋時,岳飛把鄂州作為抵抗金兵南侵和恢復中原的軍事基地。

岳飛的31歲至38歲在這里度過,這7年正是他創下豐功偉績的黃金歲月,進行了4次力圖克復中原的北伐。

只是因為無論史書還是演義,都按當時地名記載為鄂州,讓人往往無法想起,這就是武漢。

元世祖至元十八年(1281年),鄂州路(后改名武昌路)成為湖廣行省的省治,這里正式成為一省(湖北道)的行政中心,乃至中南大區(湖廣行省轄湖北、湖南、廣西、貴州、海南)的首府。

明清時期,武昌府延續了元代湖廣省治的行政地位,明代的“三司”、清代的湖廣總督湖北巡撫,以及武昌府、江夏縣三四級地方行政治所均設立于此。

武昌衙署叢集,府學、貢院、文廟等文化建筑遍布,文人學士薈聚,儼然是一座政治中心的風范,但則缺了些人間煙火氣。

3、萬壑歸流

明成化初年(1465—1470年),在武昌對面的漢水入江口以北,逐漸有人煙活動,由竹籬茅舍,筑基建屋,堆土造墩、圍垸修圩。

漢水新沖刷出的主河道,靜水流深,風波不興;而河口以北,岸闊無際。從港灣和水運條件來說,遠遠超過了明中期以前的水運商埠。

漢水入江示意圖 來源:漢陽區委宣傳部

于是,南來北往的大小舟船聚集在漢江口,北岸的港口碼頭便形成了,并由河岸一點點向腹地攤鋪。

地理位置的優勢,船運商業的匯聚,讓這個被喚為“漢口”的地方,很快負販絡繹、商貿輻輳。于是雙城開始演化為三鎮。

明嘉靖四年(1525年),設置漢口鎮;明代末年,經歷修筑袁公堤,漢口已成為著名的碼頭,躋身“四大名鎮”。

可以說,武漢城市地位的形成,取決于漢口內河航運中心的確立。

這里成為長江、漢水和南水(洞庭湖水系)三大流域的商業中心。到清朝初年,漢口已當之無愧地成為全國中心城市,與北京、蘇州、佛山并稱“天下四聚”(另一個版本是北京、蘇州、揚州、漢口)。

這讓人很容易對應到現在的北京、上海、廣州。換句話說,清初的武漢,已經躋身一線城市行列。

時人記載,“數十里帆檣林立,舟中為市”;“賈船客舫,不可勝計”,岸上以正街為中心的集市“人口數十里,賈戶數千家”,昔日荒灘已變為人煙稠密的都會。

晚清,武漢作為長江最大內陸港的碼頭優勢也被西方列強相中。隨著第二次鴉片戰爭的戰敗,1861年,根據中英《天津條約》和《北京條約》,漢口被迫對外開埠。

作為強者強取豪奪的特權,英、德、俄、法、日相繼在漢口建立租界,成為國中之國。租界雖是舊中國戰敗降約的恥辱,但也帶來了漢口的進一步發展。

目前發現最早的攝于1866年的漢口全景老照片,距漢口開埠僅5年,距照相機發明也僅27年

4、一線貫通

1889年4月,兩廣總督張之洞上奏朝廷,建議修建一條連接北京和漢口乃至廣州的干線鐵路,以貫通南北。朝廷準奏,甚至直接將張之洞調任湖廣總督,以主持京漢南段修建。

張之洞到任后雄心勃勃,籌建漢陽鐵廠,以生產工程所需的鐵軌。但由于清廷國庫空虛,計劃延宕近10年,方才與比利時簽訂了借款與監造合同,于1898年開始全線修筑, 連接北京前門與漢口玉帶門,全長1215公里的京漢鐵路正式全線通車。

此路一通,往昔步行一月才能從武漢到達北京,一下為一天一夜僅29小時的火車行程所取代。

京漢鐵路的落成,打破了中國幾千年來的傳統交通網絡格局,武漢也由此邁入了鐵路時代。

京漢線既成,下一步就是通往南方之南的粵漢線。粵、湘、鄂三省紳商經激烈爭辯,最終在1905年爭取到各省“各籌各款,各修各路”。

但清廷自身尚難以修建,各省自建就更難上加難了。五年下來,幾無進展。

1911年5月,清廷宣布將粵漢、川漢兩大鐵路干線修筑計劃收歸國有,但誰想此舉激發的保路運動,竟促成武昌起義爆發,最終演變為導致清朝提前覆亡的辛亥革命。

民國建立后,繼續分段修路。1916年完成廣州至韶關段,1918年完成武昌至長沙段。

從1930年到1936年,利用英國辛丑退款,翻越南嶺的株韶段終于打通。1936年9月1日,從武昌開出了直達廣州的第一趟列車。

5、十字交匯

在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下,張之洞主修的中國第一條長大鐵路干線京漢鐵路及其后的粵漢鐵路,所塑造的歷史地理影響無疑是巨大而深遠的。

作為貫穿腹地的南北交通大動脈,它順手就更易了北方兩省的省會,扭轉了南方兩省的格局,而對于控全線之中、咽喉鎖鑰的武漢來說,京廣線更是居功至偉。

隨著五口通商、江海直航而更加繁盛的長江航運,與新興的鐵路在武漢交匯,真正創造出連接東西、貫通南北的交通樞紐。

這時人們打開地圖,才發現,滔滔東流的長江黃金水道就猶如坐標系的X軸,南北縱貫的京廣鐵路大動脈就如同豎直的Y軸。

茫茫九派流中國,沉沉一線穿南北。而武漢正是這個坐標系的原點,位于交通新“十字架”的中心,中國經濟地理的心臟。

“一線貫通,兩江交匯,三鎮雄峙,四海呼應”,武漢立于天地之中,占盡地理交通優勢,這似乎本就是天造地設的結果,但其實歷經了如此層層疊疊的曲折歷程。

不讀經史,我們就難以用更宏大、更全面完整的視角去看待一個城市。宏觀如此,微觀亦然。

【二、四海薈聚】

天下之中,還只是武漢的外在條件。薈聚四海,兼容并包,才是武漢的內在特質。 武漢,尤其是漢口因水而興,從500年前的一片荒灘崛起,靠的就是兼收并蓄的力量。

6、千檣萬船之所至

漢口,扼長江、漢水兩大水道咽喉,得水運交通之便利,一躍成為中國內陸最大的港口與商品集散中心。

水運帶來財運。帆艫云集于港,商賈群聚于岸。貨物在這里轉運、集散,人流在這里聚集、交易,手工業、服務業也在這里興旺。

漢口這個鎮子自發成型,因此充滿野蠻生長的味道。此時的漢口,正是中國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

嘉慶年間,時人點評四大名聚(四大一線城市)的詩句如是寫道:“繁而不華漢川口,華而不繁廣陵阜,人間都會最繁華,除是京師吳下有。”

雖然只得了一個中評,但能與千年名城、京畿帝都相提并論,已是這個新興集鎮的極大榮耀。

而且明清兩代近400年,漢口始終是一個鎮的建制,而不是一個城。長期連個城墻都沒有。

它與傳統的城市全然不同,不是依靠行政權力所建構的官衙府城,而是野生野長的商業都市,充滿自由閑散的市井民風。

“五方之人雜居,灶突重杳,嘈雜喧呶之聲,夜分未靖。”

但在武昌和漢陽眼里,“漢鎮土民,不士田業,惟貿易是視。”漢口就像一個不知詩書禮儀的暴發戶。

古代皇權不下縣,作為新市鎮,除了督鹽局、稅署,由漢陽縣派駐漢口鎮的機構,就只有巡檢司(派出所)了,開始只設一個,后來實在人多,才變為兩個。

與之相比,民間幫派的會館公所,在漢口星羅棋布,高墻廣廈,精美結實,志在彰顯本幫實力地位,甚至行使著江湖社會的公共管理職能。

直到張之洞就任湖廣總督十年以后,終于看不下偌大的漢口是由小小的漢陽縣隔江而治,于是才“陽夏分治”,借用武昌故名,漢口地界成立夏口廳(地廳級單位)。

漢口的行政建制方與漢陽府、武昌府平起平坐。江城的三鎮鼎立到此時才名正直順,名副其實。

7、外來移民與工商都會

舟船滿江,商賈畢集,來的都是各地的淘金商人,“此地從來無土著,九分商賈一分民”。

像依附官府,世代壟斷而暴富的鹽商,大多來自徽州、寧波。做藥材生意的,來自河南懷慶府。

還有廣東商人、江西商人、四川湖南、山西陜西……至于本省之內,黃陂的、周邊的、十府八州的能人,更是蜂擁而至。

在這片冒險家的樂園,血管里流淌的是商業血液。

除了批發零售倉儲,為商品流轉和資本周轉服務的牙行、票號、錢莊、銀樓很快都開齊了,茶肆、酒樓、劇場等餐飲娛樂業也應運而生。

另外,在這個“九州百貨備集之所”,把原材料做簡單的加工處理,前店后廠的業態也開始出現。如蘇恒泰傘店、謙祥益綢布店、葉開泰藥店,都變成了老字號。

商業和水上運輸這兩個支柱產業吸納了大量外來移民,日益發達的服務業也對三教九流等各類人才產生了較強的吸引力。

商販、手工藝人紛紛涌入漢口,“百藝俱全”。在精明能干的九佬十八匠里,也誕生了高洪太銅鑼、曹正興菜刀這些手工名品。

漢口的歷史是從一片荒地開始的,沒有土著,來了就是漢口人;來的時間久了,住下了,就是土著。

連接東西、溝通南北的地理大環境,也促成了“風氣兼南北、語言雜秦蜀、文化匯四方”的人文環境,這是五湖四海的大融合。

水上運輸、商貿、手工業、服務業,通過八方資源的集聚,在西方入侵之前,漢口已經發展成為一個農業社會末期的繁盛商業都市,“十里帆檣依市立,萬家燈火徹霄明”。

8、開埠通商與現代化沖擊

1861年3月英國與湖廣總督劃定租界范圍。在沿長江邊上的漢口地界,開辟了英租界。

而到1896~1898年,列強勢力競爭,俄法德日也依次威逼清廷,在漢口設立租界。漢口租界的國別數量僅次于上海,面積僅次于上海和天津。

英俄法德日五國租界沿著長江岸線,向下游一字排開,長約3.6公里,總面積約2.2平方公里。

深處內陸腹地的武漢,由此被迫逐漸與近代世界融為一體。

由于是新展土地,各國租界在建設中均注重路網規劃、市容街景。法國人博朗寫到“在見識過上海租界的臟亂后,漫步在漢口街頭,可謂是一大樂事”。

租界集中“展示”了寬闊馬路、市政自來水、郵政電信、醫療衛生、文娛影藝、治安消防,以及富麗雄偉的各式建筑。

這讓長江中游,深居國之中心的武漢人,初次見識了現代社會的模樣。租界的精美堂皇,與華界的逼仄、狹窄、混亂,與漢江的吊腳木樓構成了天壤之別。

這種現代化沖擊無疑是巨大的。“乃始知西人治國有法度,不得以古舊之夷狄視之”。

開埠之后,漢口成為“內聯九省、外通海洋”的對外通商口岸,西方的貨物、銀行、洋行紛紛搶灘。至此,漢口不再只是國內商品集散中心,也成為了內地最大的對外貿易中心。

而2000多名各國僑民的涌入,從“五方雜處”升級到“華洋雜處”,也讓漢口在接受外來文化的進程中得風氣之先。

9、一個人改變一座城

租界為地處內陸之中的武漢打開了一扇世界之窗,但一直到1889年,除了漢口英租界,武漢地區依然是三個中古時期的城鎮,依然還是設備簡陋、規模狹小的手工作坊。

1889年10月,52歲的張之洞調任湖廣總督。在晚清的風雨飄搖中,他政績卓著,為官清廉,是最后一位登場的“中興名臣”。

在兩廣總督任上,張之洞已經形成一套興辦實業的規劃。只是后來調任湖廣,才把這套原本是廣州的規劃用在了武漢。

張之洞

張之洞首先在漢陽籌建了湖北鐵政局,轄槍炮、鋼鐵兩廠,鋼鐵廠1893年建成,在亞洲也是首創領先的大型鋼鐵聯合企業,比日本的八幡制鐵還早7年。

辛亥革命前,漢陽鐵廠達到年產生鐵約8萬噸,鋼近4萬噸的規模,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占到了中國鋼鐵生產能力的90%(不含東北)。

槍炮廠于1895年底開始生產,著名的“漢陽造”,最初用于裝備湖北新軍,直到抗戰時期都是中國軍隊的主要武器。

張之洞還辦了紡織工業和一些中小型輕工業工廠。布、紗、絲、麻四局構成比較完整的近代紡織工業體系,在中國近代紡織史上具有重要意義。

經過將近二十年的勉力經營,在漢陽龜山一帶終于集中建起的近代工業企業,規模宏大、猶如一條延綿10余里的“制造工業長廊”,同時也培養了一批早期產業人才。

10、武昌首義與辛亥革命

張之洞對武漢另一項影響深遠的改革,則是大規模興辦新式教育,由此奠定武漢后來的科教重鎮地位。

在張本人的親自督辦下,先后成立了自強學堂(武漢大學前身)、武備學堂、工藝學堂(武漢理工大學與武漢科技大學前身)、農務學堂(華中農業大學前身)、多所師范學堂等等。

而張之洞打造的湖北新軍,也成了武昌首義、辛亥革命的主力力量。

武昌首義和歷史上揭竿而起、篝火狐鳴的舊式農民起義都不一樣,它是以近代軍隊為力量,以新知識分子為骨干發動的新軍起義,是以近代城市為舞臺,以近代化的城市文明為支撐的近代革命。

正因如此,與同盟會在南方孤膽暴動、獨俠行刺所不同是,武昌起義出現了相當程度的民眾自發參與。

進攻湖廣總署衙門時,不少附近的居民就自愿參加了這場具有歷史意義的戰斗。武昌起義后,參軍的青壯年頓時達數萬人之多,在不到5天的時間內擴建成約3萬人的民軍。

在陽夏戰爭(保衛漢口漢陽)中,漢口市郊農民主動扒掉鐵軌,阻止強悍的北洋軍進犯,武漢三鎮市民向革命軍慷慨解囊。

戰事期間,馮國璋到漢口督軍,為擊敗民軍,不惜下令焚舍燒房,節節縱火,燒一段進一段,漢口繁華市區幾乎成為灰燼。

在強蠻殘暴的敵手面前,民軍仍堅持了40天,雖然漢口漢陽最終失守,但為其他各省的革命黨人謀劃推動本地革命,贏得了寶貴的時間。

近50天內,南方各省紛紛宣布起義,北方也四處起火,關內十八省中只剩下四省效忠清朝。

革命軍與清政府形成了南北對峙的局面,再加上海軍起義倒向革命軍,北洋軍渡江南下幾無可能。雙方最終停戰,轉入南北和談。

是役,武漢軍民捐軀殉難近9000人,漢口被焚,華界三分之二化為焦土,漢口市民為這場全球矚目的革命付出慘重創痛。

但武漢人的全民奮戰、不懼犧牲、頑強堅持,不僅最終保衛了首義之區和第一個革命政權,而且為各省樹立一個英勇抗敵的典范。

它吸引了清軍絕大部分主力,使清政府無力有效地控制和鎮壓其他各省起義,從而有效地促進了革命在全國范圍內的發展。

武昌起義為全國的革命贏得了寶貴的時間,而全國的革命又徹底瓦解了清王朝的統治。

武漢人,血性!英雄們,不朽!

11、近代武漢的迅猛崛起

同樣,沒有張之洞創造的近代化城市背景,也就難有舉國震驚的武昌起義。

昔日漢口局限于漢水口的狹長地帶,以正街為中軸,城市擴展為1864年所建的城墻所局限,逼仄難耐。

1902年,張之洞動員漢口富商捐銀80萬兩,拆除漢口僅存40年的城墻,到1905年,在廣闊的外圍修筑成近20公里長的張公堤。

張公堤保護范圍之大,漢口的可用區域面積一下擴大幾十倍(漢口的發展至今才突破張公堤),形成一個大漢口。

京漢鐵路又助推快速形成新的市區中心和近代化市容市貌,擴大了城市規模。

武昌也走出城墻,向外擴展。城內外學堂林立,成為全國興學育才的近代教育中心。

漢陽則興起了龜山麓、漢水邊的十里鋼城工業區。一躍而成為舊中國罕有的重工業基地。

武漢三鎮在嘉慶時只有20多萬人。在清末時,三鎮總人口接近100萬,在全國城市中處于前列。

武漢從手工業、小商業時代進入近代工商文明時代。商品流轉量也繼續迅猛上升。江漢關的業務量也已經超過了廣州粵海關,僅次于上海江海關。

有人說,“武漢是中國的第二個大都會,其地位的重要,和美之芝加哥,英之曼卻斯特,日本之大阪,不相上下。”

從經濟、科教等各方面,這時的武漢城市地位顯著提升,已可“駕乎津門,直追滬上”,成為當時頂尖的一線城市,形成武漢城市發展的一個高峰。

武漢地區在晚清時的這次崛起,持續近20年,初步實現了從三個古鎮到近代工商業城市的轉型。

張之洞是武漢近代發展的第一功臣,張之洞去任時謙遜留話:“毀譽祝詛,一切聽士民所為”。

一個人改變了一座城,而今天的這座城,也專門為他建祠立廟,緬懷紀念。

當然,現在是21世紀,蓋的是一座工業風、設計感十足的現代博物館,或者“新晉網紅拍照圣地”。

【三、大國大城】

12、大橋夢

盡管辛亥之后武漢屢經滄桑,但因其重要的中心城市地位,北伐戰爭、國共合作、抗日救國,在中國近現代史上的許多關鍵時刻,武漢都扮演過重要角色。

1926年10月,北伐軍攻克武漢地區。1927年,國民政府宣布,把武昌、漢口、漢陽三縣合為京兆區,定名“武漢”,作為中華民國臨時首都。

這是歷史上第一次出現三鎮合一的武漢市建制。但直到1949年5月16日,武漢解放,三鎮才于24日最終合為武漢市。一個穩定的“大武漢”至此才算誕生。

其實,孫中山早在1912年4月10日在武昌向歡迎群眾演說時就指出:“武(武昌)、陽(漢陽)、夏(漢口)三鎮宜連成一片,應在江上建筑大橋,或鑿隧道,聯絡三鎮為一市。”

之后,又曾在《建國方略》中論述道:“以橋或隧道,聯絡武昌、漢口、漢陽為一市。至將來此市擴大,則更有數點可以建橋。”并提出未來“武漢規模如紐約、倫敦之大”的宏偉構想。

但是,早在張之洞時就開始設想的長江大橋方案,一直無力執行。跨越大江,依然是遙遙無期的夢想。

新中國成立后,1955年9月,借用扼守長江的龜山、蛇山山勢,武漢長江大橋動工。

僅僅兩年,古往今來、長江上的第一座大橋,就在1957年9月25日建成,10月15日舉行了隆重的通車典禮。

京漢鐵路和粵漢鐵路由此無縫貫通,改稱“京廣線”。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中國南北交通發生了根本性變化。

可以說,武漢的正式生日,應該是1957年9月25日,自此三鎮才在物理上連為一體。

跨越大江大河的三城合一,這在世界上也是罕見的。因其不同的歷史積淀,武漢三鎮各具特色,功能分區和格局定位突出。

漢口自然是商業區和城市重心,漢口市政府,也包括今天的武漢市政府設立于漢口江灘。

至于“文昌武不昌”的武昌,歷來就是湖北甚至中南地區的政治文化中心。湖廣總督府設立于此,湖北省政府也設立于水果湖畔。同時得益于張之洞,武昌還是中國重要的文教中心。

漢陽有老城區,也有張之洞留下的工業基礎;武昌下游方向的青山是重點發展的工業區。

13、大工業

大橋還只是上世紀50年代的156項工程中的一項。一五期間的重點建設項目,武漢有7個,包括武鋼、武重、武鍋、武船、武漢肉聯、青山熱電廠和長江大橋。武漢被確定為南方重要的工業基地。

武漢鋼鐵公司是新中國興建的第一個鋼鐵聯合企業,實現了以“鋼鐵要過江”為標志的全國重工業布局。

武漢重型機床廠是亞洲最大的重型機床廠。

武漢鍋爐廠是國內最大的特種鍋爐生產廠。

武昌造船廠是內地最大的造船綜合企業,常規潛艇的兩大生產廠之一。

當然還有食品加工業的武漢肉聯廠,為工業區和城市配套的青山熱電廠。

鋼、重、鍋、船四大“武字頭”重工業項目的落地,幾十萬工人和家屬的聚集,青山崛起一個龐大的工業新城,奠定了武漢的現代工業基礎。

武漢形成了以冶金、機械、紡織為支柱,食品、化工、電子、輕工、醫藥和建材均有較大規模的綜合性工業基地。

四大重工大型國企,曾讓武漢的經濟實力保持在全國領先地位。

而得益于天下之中的地理位置、中南地區行政中心的地位、較優的文教基礎,50年代的院校調整,武漢是受益最大的城市。

除了武漢大學文理主體未動,華中科技、中南財經政法、華中師大、武漢理工、武漢科技等知名院校,都誕生于這一時期。

在新中國的最初歲月里,武漢迅速蕩滌了舊社會的污泥濁水,治理了歷年戰爭留下的創傷,以全新的面貌投入建設新國家、新社會、新生活的歷程。

武漢的工農業生產總值,也位居全國城市前5位,是重要的全國中心城市。

14、大落大起

1979年之后,中國又迎來了一個新時代。漢水直沖,敢為人先,那時的武漢曾是改革的先鋒。

1979年9月,武漢市政府決定,恢復漢正街中斷了數十年的自由商貿傳統,重新開放小商品市場。

恢復和發展個體、私營經濟,在當時是一件非常需要勇氣的姿態。

1982年8月,《人民日報》發表了題為《漢正街小商品市場的經驗值得重視》的社論。“天下第一街”之名逐漸遠揚。

1984年11月,武漢市政府又干了一件震驚全國的事:聘請65歲的德國退休專家威爾納·格里希擔任武漢柴油機廠廠長。

這不僅開創引進國外管理專家先河,更是直接任命為國企負責人,哪怕在今天都還是件需要反復思量的事情。

任職期間,這位德國老人鞠躬盡瘁,狠抓質量,從嚴治廠。短短兩年時間,他讓這家建立于1954年的老牌國有工廠有了根本性的改觀。

那時的武漢有著勃勃生機,成為改革試點城市。一系列大膽的市場化嘗試,讓武漢繼續走在了經濟發展的前列。

1984年,武漢的工業總產值、利稅指標,在全國各大城市中排名第四,僅次于京津滬三大直轄市。武漢對中央財政的凈貢獻僅次于上海,位居全國第二。

但隨著1988年后國家主推沿海開放戰略,以加工出口為主導的外向型經濟需要海運的地理優勢,全國的經濟地理版圖開始出現重大變化。

再加上武漢自身的一些原因,如工業結構偏重,國企比例過大,技術設備陳舊老化等因素,武漢的經濟動力開始衰減。

就連以武漢柴油機廠為代表的一大批中小型制造業國企,也在1998年左右陸續破產。眾多因素的疊加,形成了武漢在歷史上的又一次衰落。

在最差的時候,武漢的GDP排名甚至跌到全國城市第22位、就連工業總產值也只能排到第15位,城市競爭力綜合排名僅為24位。

經濟疲軟,武漢的城建環境也缺乏更新,被譏諷為“全國最大的縣城”。

例如,直到1995年,長江上才出現第二座橋。此前由于長江一橋的地理位置局限,漢口與武昌之間直接過江,仍然需要輪渡往來。

15、大復興

90年代中后期,武漢提出了“科教興市”、“工業強市”等目標,試圖開始發展光谷等高科技產業園區。

但在中國總體經濟發展水平依然處于勞動密集型出口加工貿易階段的時候,科技工業無疑是一項過于超前的想法,光谷也就由此徘徊多年。

而當中國經濟爬坡過坎,躍升到需要發展真正的高科技產業時候,武漢終于迎來了久違的發展時機。

2009年,武漢開始進入高鐵時代。2013年,武漢高鐵架構“十”字成型,成為全國高鐵網的中心。

2018年2月1日凌晨,近百組在武漢動車段經過檢修、保溫作業的動車組蓄勢待發,迎接春運。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2011年歲末,武漢提煉了“敢為人先,追求卓越”的城市精神,提出了建設國家中心城市、“復興大武漢”的奮斗目標。

復興的第一步,就是啟動大規模的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武漢進入了“滿城挖”的時代。

城建曾經停滯不前的武漢,變成了一副熱火朝天、永不停歇的樣子。這股勁頭,是武漢的不甘現狀,也是敢想敢做。

地鐵蔡甸線順利貫通

從2011到2016年,武漢充分利用了這五年最佳的建設機遇期,而曾讓市民怨言不已的凌亂,終于得到了回報。

近幾年,武漢每年開通60公里以上的地鐵,加速追趕曾經落后的市政建設。

2017年,地鐵開通3條新線,里程突破200公里。2018年,地鐵開通4段新線,里程突破300公里,暫列國內第5、全球第9。城市的軌交框架初步成型。

目前在建的線路共10條(段),里程343公里。預計到2024年,武漢城市軌道交通總里程將突破600公里,達到世界城市的水準。

預計到2022年,武漢地鐵運營里程數將達到全國第三/圖:抖音@武漢萬花筒

作為橋梁之都,20座長江大橋橫跨兩岸,把三鎮緊密地聯系在一起,長江天塹變為城市主軸。

隨著城軌交通、骨干路網和城市微循環的逐次打通,武漢擁堵指數快速下降,變成一座暢通便捷的特大型城市。

天河機場T3航站樓啟用,建設沿江高鐵通道、“米”字形八向高鐵樞紐、長江航運中心,武漢的交通樞紐地位得到進一步強化。

在地產行業的參與下,一座座新地標和漂亮的新建筑拔地而起,不斷刷新著城市面貌。一個又一個新城區的拓展,不斷改變和優化著這座城市的空間格局。

到2016年底獲批創建國家中心城市后,武漢離“復興大武漢”的目標又近了一步。20世紀初大武漢的地位,便是它的目標之一。

16、大產業

“武漢,每天不一樣”。但城市建設還只是搭建城市框架的基礎工作。一個特大城市,必須要有發達的產業集群。

武漢的規劃是建立光電子信息、汽車及零部件、生物醫藥及醫療器械、綠色環保等四大世界級產業集群,發展有競爭力的先進制造業。

2018年6月6日,湖北武漢,武漢港。

從“漢陽造”到“武漢造”再到今天的“武漢智造”,主攻是“芯、端、屏、網”和人工智能、生物醫藥工程為主導的高新技術產業。

過去幾十年來支撐武漢工業重鎮地位的“武”字頭企業,風頭正逐步讓位給高新科技公司。武漢逐步向后工業時代轉型。

發展科技產業,除了相對較易聚集的風險投資,最關鍵的在于人才。而武漢正是全國主要的科教中心。

武漢80多所高校,本專科在校生人數為95萬,規模超過全球絕大多數城市。連同碩士博士在校生,總規模近130萬,每年畢業生規模27萬。

2017年11月12日,湖北武漢,武漢大學秋季風光。

青年人才是城市的未來,是城市的發展活力。以前武漢高新科技產業、高端服務業薄弱,大學生畢業很難在本地找到對口企業,紛紛轉到一線城市尋求發展。

2017年,武漢啟動“百萬大學生留漢創業就業工程”。聲勢浩大,演變為全國性的現象。

武漢提出,力爭 5 年內將 100 萬大學生留在武漢,重點吸納和引進優秀人才。

啟動第一年,40萬人落戶;2018年又收獲近30萬,不僅武漢本地高校畢業生紛紛留下,外地高校畢業生也紛至沓來。

博士、名牌高校畢業生、海外留學生、緊缺高技能畢業生等優秀高端人才紛紛落戶武漢。

除了不斷涌現的工作機會,武漢留人的另一個“殺手锏”,就是不錯的收入,不太貴的房價,較為合理的房價收入比。

現在,朝氣蓬勃的青年,正與新興的高新技術產業與創客公司,互相成就,相得益彰。

17、大科教

百年傳承下來的辦學積淀,是武漢被稱為“大學之城”的重要歷史基因。新一代青年的奮起,則是武漢正在成為“未來之城”的堅實底蘊。

《NATURE》統計全球82種頂級期刊上發布的論文數量及被引用數量,定義了一個“自然指數”(Nature Index),進行各種排名分析。

其中最有意思的是城市排名,根據論文作者的分布情況,來評價各個城市的科研能力。

2018年的自然指數科研城市 50 強中,中國共有 10 座城市入圍。北京排名全球第一,而武漢國內排名第4位,全球排名第19位,并且是過去6年、過去20年增長最快的全球城市。

圖片來自Nature

在強大的科研科教能力、正在蓬勃興起的高新產業的支撐下,武漢創新發展新動能,打造世界級城市的腳印越來越清晰。

這不僅是要改變現在的城市,更是在探索十年后未來科技的下一個爆點。很多支撐未來城市發展的變化,正在科技產業園與實驗室里孕育、孵化。

18、大品質

隨著大建設、大發展的漸次推進,武漢的硬件面貌煥然一新,而隨著服務經濟、創新經濟成為主導,軟件環境也在進入品質提升期。

武漢正在打造更可持續的生態城市、更具魅力的人文城市、更有活力的創新城市、更加便利的宜居城市。

2014年1月1日,湖北,武漢長江大橋。

重點打造大江大湖的濱水特色、古近輝映的文化特色,保護水環境,改善水生態;營造城市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美麗景色,塑造大氣亮麗的城市天際線。

在城市公共服務環境方面,以打造15分鐘社區生活圈為抓手,加大配套設施建設,建設便利宜居的市政綜合環境,改善城市公共空間,提升市民獲得感。

武漢在歷史上就是一座移民城市,隨著一代青年新人的持續涌入、落地、生根,城市文化形態也在持續更新,正在成為讀書之城、博物館之城、藝術之城、設計創意之城。

2019年4月5日,湖北省博物館。

這是一座“歷史之城”“當代之城”“未來之城”,更是“博大之城”“包容之城”。

面向未來,武漢已經提出了2049愿景——打造有世界影響力的亮點城市。在“敢為人先,追求卓越”的城市精神指引下,武漢的城市建設正朝著更高的目標繼續努力。

19、大軍運

要想有世界影響力,一項關鍵指標就在于國際會展活動。

2017年5月8日,湖北,武漢國際博覽中心。

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在武漢開幕,驚艷的開幕式文藝表演,讓人刮目相看。

軍運會也是武漢至今為止承辦過的,規模最大、級別最高、影響最廣的國際盛會,堪稱“小奧運會”。(仍然不了解軍運會的,請戳這里

這座城市迎來了引人矚目的高光時刻。而很多人都在追問,為什么是由武漢來辦軍運會?

軍運村內一步一景,生態環保,人性化設計,處處彰顯匠心和智慧。

前面所說的還只是武漢的城建歷史,可知武漢的軍事歷史同樣豐富多彩?

武漢的武,就是“因武而昌”的武,城市地名直譯英文應該叫Military-Vast,當然也可以叫Armed-Han、Military-China。

龜蛇對峙,大江鎖鑰,武昌和漢陽兩座城池,都是從戍邊駐軍的軍事城堡發展而來。

武漢三鎮,鎮者,重兵駐守且兵家必爭之天險也。武漢之所以叫“鎮”,就因為它地處北上南下、西進東征的咽喉要道。

武漢大學生走進空降兵某部、海軍工程大學、省軍區教導大隊

武漢是三國吳蜀魏對峙的前沿,孫劉曹打赤壁之戰的基地,是岳飛的司令部,是伯顏打過長江的地方,是決定太平天國戰爭勝負的要害,是辛亥首義的慷慨激昂、全民犧牲,還有抗戰時轟轟烈烈的保衛大武漢……

至今武漢作為內陸城市,還擁有著齊全的海陸空三軍,部隊、院校、科研、后勤保障體系一應俱全,是一座名副其實的軍事之城。

本屆軍運會上空軍五項(飛行)冠軍

軍運會特有的陸軍五項、海軍五項、空軍五項三大軍事項目,在武漢都能找到承辦的部隊單位。武漢軍運會是歷史上首次在一個城市完整舉辦所有項目的賽會。

你說,從歷史傳統,到現實條件,還有辦賽熱情,承辦軍運會這個萬人規模的“小奧運會”,難道還有比武漢更適合的城市?

滄桑過往,歲月靜好。世界級的體育盛會,必推動世界性的城市作為。從早期的策劃接辦,到2015年的正式交接啟動,再到今天春秋四度,精心籌謀。

武漢軍運會運動員村

從35座場館的建設和調試,到市容市貌的進一步整飭,武漢借辦會契機,全域改進城市功能品質,提升城市治理水平,以實實在在的實力,辦好這一大型國際運動盛會。

“辦好一次會,搞活一座城”。它正以全新整潔的面貌靜待八方來客,軍運會也讓武漢的各項基建推進速度至少加快了一年,讓新老市民們都看到了這座城市的巨變。

2019年3月16日,湖北武漢,漢江夜色。

20、名副其實大武漢

今天的武漢,已初步成為世界亮點。而它的未來還會更加壯美。

獨特的地理位置、出眾的文教底蘊、厚重的歷史文化、堅韌的城市精神、激揚的青春朝氣,都是助推它進一步發展的動能。

江山雄偉瑰麗,人民豪情勃發,時代滄桑壯懷。

2015年6月29日,武漢,武漢天興洲長江大橋。

思來想去,要想高度凝練地總結武漢的昨天、今天和明天,足以為這段史詩暫時劃上句點的,唯有那首膾炙人口的當代詩篇:

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 萬里長江橫渡,極目楚天舒。 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今日得寬馀。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風檣動,龜蛇靜,起宏圖。 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 更立西江石壁,截斷巫山云雨,高峽出平湖。 神女應無恙,當驚世界殊。

武漢歷史年表:

223年,武昌在蛇山建城(江夏郡夏口城),至今1796年

621年,漢陽在龜山南麓建城,至今1398年

1281年,鄂州路成為湖廣行省省治 1301年,正式改名武昌路

1474年,漢水入江口定型 1525年,漢口鎮建制,至今494年

1861年,漢口被迫對外開埠

1889年,張之洞調任湖廣總督

1898年,漢口成立夏口廳,京漢鐵路全線開工

1906年,京漢鐵路全線開通,進入鐵路時代

1911年,武昌起義,引爆辛亥革命

1912年,改江夏縣為武昌縣;夏口廳為夏口縣。

1918年,武漢-長沙鐵路開通

1926年,北伐軍攻克武漢三鎮,設武昌市、漢口市,三鎮短暫合為武漢市2年,曾為“臨時首都”

1936年,粵漢鐵路全線開通

1938年,武漢保衛戰

1949年,武漢三鎮解放;同年武昌市、漢口市和漢陽縣正式合為武漢市

1952年,全國高校院系調整,武漢新建多所大學

1957年,武漢長江大橋通車,京廣線聯通

1958年,武漢鋼鐵公司建成投產

1979年,漢正街恢復小商品市場

1995年,長江二橋通車;黃陂天河機場通航,替代原武昌南湖機場 東風轎車武漢工廠第一輛富康車下線

2004年,全高架的輕軌1號線開通,成為中西部第一個運營軌道交通的城市

2006年,東風汽車總部正式遷入武漢 2007年,漢口王家墩軍用機場停航外遷,原址建設武漢CBD

2009年,武廣高鐵開通,武漢率先進入高鐵時代 合武快速鐵路開通,開始填補與周邊省會鐵路直連的空白

2011年,提出“建設國家中心城市,復興大武漢”戰略

2012年,天興洲大橋通車,京廣高鐵全線開通 地鐵2號線開通,為全國首條隧道下穿長江的地鐵

2013年,滬漢蓉快速鐵路通道全線打通,武漢高鐵構架“十”字成型

2017年,天河機場T3航站樓啟用 啟動新一輪“百萬大學生留漢創業就業工程” 地鐵開通3條新線,里程突破200公里。總運營線路7條,里程237公里。

2018年,地鐵開通4段新線,里程突破300公里。為國內第5,全球第9。在建線路10條(段),里程343公里。

2019年,舉辦世界軍運會

本文來自鳳凰新聞客戶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男女做爰高清免费视频-男女做爱-男女做爱视频-男女做爰视频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