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駁虎:豬肉漲價是因為環保風暴?全都是造謠!
資訊

唐駁虎:豬肉漲價是因為環保風暴?全都是造謠!

2019年09月12日 21:03:29
來源:唐駁虎

文/鳳凰新聞客戶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豬肉價格空前暴漲,這個大家都知道了。也是人人都關心的重要民生話題。

而在本月初,好幾個財經作者,紛紛寫了爆款文章。固然是出于一片好心,但在敘述和邏輯上,全都把豬肉供應短缺,嚴重漲價的帽子扣到了“環保風暴”“激進”頭上。

這樣的說法,甚至讓商業媒體、乃至權威媒體都受到了影響,各家媒體眾說一辭,都在批評環保政策“折騰”。

雖然我知道這些說法不對,但實在是忙于別的事務,無暇辯駁。直到我看到了大名鼎鼎的《財新周刊》的社論:

《財新周刊》社論截圖

“不合理的生豬禁養、限養規定難辭其咎。據稱劃定生豬禁養、限養區初衷是為了保護環境,但是,對二者之間的復雜關系應有令人信服的科學研究成果作政策支撐。”

我是被這股不懂裝懂、自以為是的勁頭給驚了。這樣的東西還能當成社論發出來?朋友,你見過養豬場是什么樣子嗎?你見過豬拉屎嗎?

甭管見沒見過,豬究竟會不會拉屎,這個問題還要“據稱”?還要科研成果作支撐?

當然,近五億頭豬一年會拉多少屎,這就超出普通人的想象范圍了,用科學數據來說話的確最適宜。

【養豬是排名第一、占比近半、遠超全部工業的超級重污染行業】

2014年環境統計年報顯示,全國廢水排放折算化學需氧量 2294.6 萬噸,其中,工業源為 311.3 萬噸、農業源為 1102.4 萬噸、城鎮生活排放為 864.4 萬噸。

與普通人通常想象全然不一樣的是,農業排放占比竟然接近一半。

而一般被以為污染罪魁禍首的工業,特別是化工、煉鋼等“重污染”行業,卻因普遍強制安裝污水處理設備,占比已經大幅下降,整個工業體系僅占水污染排放的13.6%。

在農業排放的 1102.4 萬噸中,畜禽養殖業高達 1049.1 萬噸,另有水產養殖業排放 53.3 萬噸。

畜禽養殖業占到了農業排放的95%,更是占到了全國工、農、生活總排放的45.7%。而在畜禽養殖污染中,養豬業又是絕對的大戶。

本來,豬肉消費就占了全部肉類消費的65%左右。而豬的糞尿排泄量遠高于其他動物,豬糞豬尿又比雞糞、牛糞難處理,偷排、直排的很多。養豬污染在畜禽養殖污染占到了85%以上。

最后合算下來,養豬制造的廢水排放污染,化學需氧量大約在900萬噸量級。

正是因為缺乏處理設施、普遍直排,豬比人排放的廢水還多,占全國廢水排放的約40%,是全部工業污水排放的3倍。

只在超市見過分割切好,在聚光燈下干干凈凈、鮮嫩誘人豬肉的城市中產,你應該是絕對想象不到,養豬會有多么大的污染。

重點流域化學需氧量排放情況

【廣大農民是養豬污染的一線直接受害者】

在駭人的體量背景之下,我們再來看看養豬對具體民生環境的直接傷害。在城市中產的想象中,豬都是“農民伯伯”家里一家一戶養出來的。

但現實是,隨著時代變遷,大部分農民也都不在家里養豬了,臭,占地方,懶得伺候,想吃就去集市上買。

農村養豬早已成了養殖專業戶、乃至外來小老板投資豬場的天下。尤其是后者,往往來自當地縣城,和村集體簽訂土地租用合同,建起幾百頭豬的豬舍。

而只要搜索“養豬場 村民”,就會看見全國各地的農村一線民眾,對養豬場,尤其是小散養殖多么厭惡,苦不堪言。

考慮到很多人都懶得動動指頭,這里還是直接給出截屏吧。

部分網絡截圖

而考慮到農民的信息傳播能力、網絡輿論能力遠不如都市中產,只能被動依賴媒體的報道,你在網上能看到的,也僅僅是巨大問題的冰山一角,而已。

城里人吃著豬肉打著火鍋唱著歌,就可以不管不顧農村的嚴重環境污染問題,廣大農民的痛苦了嗎?

農民也有權要求還他們新鮮的空氣和舒適的生活環境啊!

【禁養區的由來與規定】

當然,列舉這些令人震驚的問題事實,絕非要因噎廢食,不養豬了——這怎么可能?

復雜、多元、嚴重的工業污染,能夠通過技術和法規手段得到治理;體量更大,但成分簡單的豬業污染,自然同樣可以、并且應該得到治理。

福建環保報告,養殖污染與水污染構成強相關。

2015年,決策層審議通過《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俗稱《水十條》),啟動了水環境綜合治理專項行動。

行動計劃明確規定,在全國范圍內:

推進農業農村污染防治。防治畜禽養殖污染。科學劃定畜禽養殖禁養區,2017年底前,依法關閉或搬遷禁養區內的畜禽養殖場(小區)和養殖專業戶,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區域提前一年完成。

2016年底,環保部、農業部聯合制定了《畜禽養殖禁養區劃定技術指南》,供各地(具體為縣一級)劃定時參考。劃定禁養區,旨在讓養殖場離開重點環境地區,是減少污染影響最易見效的措施。

懷柔是北京重要的生態涵養區劃,盡管如此,除城區和104平方公里的慕田峪長城風景名勝區和115平方公里的喇叭溝門自然保護區外,大部分地區仍然可以保有養殖場。

這里需要說明的是,除了發達全域城區,禁養區并非全行政區域禁養,而是不同區域有不同的管理要求。

像北京市劃定的禁養區面積總數為5190.25平方公里,而北京市域總面積為16410平方公里,即使在首都,禁養區面積占比也不到1/3。

并且禁養也不是只針對養豬,雞、鴨、牛、羊、鵝、兔等十余種經濟動物的集中飼養都在其列,達到規模標準則一視同仁。因為是“畜禽禁養區”而不僅是“無豬區”。

禁養的依據

具體而言,畜禽禁養區范圍在《技術指南》和2013年的《畜禽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例》里都有規定,重點是:

(一)飲用水水源保護區;

(二)風景名勝區;

(三)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和緩沖區;

(四)城鎮居民區、文化教育科學研究區等人口集中區域;

(五)法律法規規定的其他禁止建設養殖場的區域。

其實說到底,以上所列的,本來都是不得建設養殖場的區域,在之前的各種相關法規中也都有反復體現。《技術指南》只不過是重申了一遍原則。

比如,國家基本農田保護區,是非經特批,不得用于任何建設項目的。像這樣的就無需重復了。

而作為水污染防治的重點,《技術指南》還指出,禁養區劃定還需兼顧重要河流岸帶、重要湖庫周邊、江河源頭區等對水環境影響較大的重點流域周邊范圍。

北京平谷,也屬于生態涵養區。禁養區主要也是城區、飲用水源保護區和四座樓自然保護區

【各地方禁限標準的具體劃定】

具體劃定禁養區的權限,交給了當地縣一級政府。那么,是否如同高論所言,“不合理的生豬禁養、限養規定難辭其咎”?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我花了整整一天的時間,認真閱讀對比了近100個縣市區的《畜禽養殖禁養區劃定方案》及其地圖

這100個縣市區,從大興安嶺到西雙版納,由福建沿海到新疆邊境,從首都北京到偏遠小縣,涵蓋了東、中、西部地區,經濟發達地區與養豬主產區,具備足夠的代表性。其中又以四川、湖南這兩個中國養豬頭兩位的大省為主。

在看完這么多個縣市區的《劃定方案》之后,終于可以總結歸納各地的禁限標準

在相關法規和《技術指南》的基礎上,各地區的規定基本相似,但在具體要素,尤其在人口集中區、飲用水源保護區以及重要河流、重要交通干線這幾個方面的禁養設定不盡相同。而這不同又主要體現在擴展距離上。

城鎮及其外擴200米的劃定

1、人口集中區主要指城鎮、以及位置較獨立的學校等文教科研區,大部分地方將未來規劃區也納入禁養區中。另外不少地方一般還納入工業園區,有的旅游區如安徽黃山還包括度假區、獨立建設的星級酒店等。

但是,絕大部分地方,都未將行政村、自然村納入禁養范圍。這也意味著廣大農民厭惡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除人口集中區本身,禁養區一般還包括一個外擴的邊界隔離緩沖區。這個外延距離在一般在200~500米。

此外還有文物保護單位的保護范圍和建設控制地帶。這個原則在法規上也是有要求的。

但各地的實際劃分中,有些是統一定在了500米半徑,略大了一點,有的則一本正經地列了牌坊、祠堂、石刻、古建之后,給了一個外延5~10米的控制范圍。

理論上就是挨著了,但在這些建成區,邊上即使有人想建,也能有地方建養豬場嗎?這就比較搞笑了。

山西呂梁離石區(主城區),禁限的主要也是城區和遠山的自然保護區

2、重要河流、水庫,這也是實際影響差異最大的地方,一是數量二是距離。

尤其在南方,河道眾多。但養豬場尤其是無處理設施的養豬場,直排、偷排、漏排,豬糞尿直入水環境構成巨大污染。

作為無奈的“被動防護手段”,也就是只能讓這些無處理的養豬場,離地表水體遠一點。即使直排、偷排,或者夏季漲水,豬場糞尿也盡量少直入主要地表水體。

防護目的是,豬場糞尿盡量少直入主要地表水體

而由此定下的距離,從主要河道到次要灌渠,有5米的,10、20米的,也有200、500米內的。

如果在河道不多的北方,再定個5米,這樣的禁區就會很少。但在實際中往往無法避免畜禽糞污對河流的污染。

而在水網密集的南方,定一個500米,由此構成的禁區面積,影響的動靜就會較大一些。

湖南郴州嘉禾縣

3、在地下水源取水井、地表水源取水點的距離限定方面,范圍從30~2000米均有,差別極大。

這樣的差別甚至會出現在同一個地區的不同取水點上,大概是與具體的水層地質結構有關。

從數字距離來看,感覺30米的距離還是太近了。從防止滲漏、臭氣出發,至少也應是100米開外為宜。當然,這還得各地地層劃分的人員最清楚本地情況。

水環境是一個復雜的大系統。水污染防治必須著眼于整個流域或區域,進行綜合防治。

水源地距離限定

4、重要交通干線沿線

在相當一部分地區的《劃定方案》里,交通干線(包括公路、鐵路)兩側也是禁養的。

有的定在了20~30米,基本上是公路法規自身要求的最低值。有的定在100~200米,還有不少是定在了500米。

在縱橫交錯的水網隔離之外,還有一個縱橫交錯的交通網隔離。

可能很多人就會質疑了,這是不是地方政府在嫌棄養豬場,在大搞沿線的“形象工程”瞎作秀啊?《技術指南》里也并無此項規定啊?

云南楚雄雙柏縣

這其實并不是“形象工程”。準確說也和防治水污染關系不大,而是此前就有的防疫要求。

根據《動物防疫條件審查辦法》(農業部令2010年 第7號)中第五條,動物飼養場、養殖小區選址應當符合下列條件:(三)距離城鎮居民區、文化教育科研等人口集中區域及公路、鐵路等主要交通干線500米以上。

當然,這個防疫要求也有可商榷之處,500米是相當穩妥的距離,距離200米、300米行不行?

所以有些地方的禁養區,劃得是比防疫要求要小一些的。這也是為了減少需要搬遷養殖場的影響。

四川廣元旺蒼縣,禁養區與限養區的劃分

5、禁養與限養

另外,《技術指南》在具體條文里,還把禁限要求分為“禁止建設養殖場”和“禁止建設有污染物排放的養殖場”兩類。

而在各地的實際案例里,這兩個等級大多被直接細分為“禁養區”和“限養區”兩個等級。

禁養區內不得新建、擴建,已建成的養殖場限期完成搬遷或關閉。限養區內一般不得新建、擴建,已建成的要建設達標糞污處理設施,經過無害化處理用作肥料還田。

6、拆遷與補償

這里還需說明的是,禁養區養殖場搬遷關閉,不是毫無商量的野蠻強拆。地方政府都是要給補償的。

補償項目包括:養殖棚舍、附屬設施工具、土地租金補償;動物銷售損失、停產停業損失、搬遷臨時安置補償等等。

7、劃定范圍與實際影響

那么,說了那么多,各地方的具體禁養區域劃定,有沒有不合理的地方?

有,就這100個樣本所見,有2~3個中東部地方,把交通干線、人口集中區的擴展距離到1000米,把水庫、河道的擴展距離劃到1000~2000米以上,這樣的禁限區劃定就過大了。

還有1個青海某地,大概是仗著西部地廣人稀,把擴展距離全部定到了3000米,這就有點太離譜了。

但除了這幾個極端案例之外,大部分地區的劃定還是穩妥嚴謹的,畢竟拆遷養殖場,地方政府是要出錢的。

而且相當一部分地區的《禁養區域劃分方案》,是經過公示討論、實地探勘后作出的。

所以,可以總結:

(1)生豬禁養限養總的規定原則,都是有出處、有原因的。

(2)具體的禁養區域劃分,在大部分地方是合理、嚴謹的。

像部分重點地區提前啟動禁養區劃定,2015年全國農業養殖水污染化學需氧量就下降了3.1%,而值得注意的是,農業養殖污染——主要就是養豬污染2011年才開始納入統計。此前一直沒有重視過這個問題

廣東韶關南雄市

【禁養限養造成的實際影響】

到2017年上半年,全國實際劃定的禁養區面積63.6 萬平方公里(主要由自然保護區、人口聚居區構成),關閉或搬遷禁養區內畜禽養殖場21.3 萬個。

那么,禁養限養究竟造成了哪些實際影響?有資料稱,2016年因環保整治而拆遷的生豬存欄達到3600萬頭,2017年拆遷2000萬頭。合起來大約是6000萬頭。

進而得出結論:環保風暴超級洶涌,禁養導致豬價暴漲。

首先,以上所指可能是受影響拆遷的存欄頭數。但相當一部分禁養區豬場在拆遷之后,搬遷到了適養區,重新開張。

查近年來的生豬存欄頭數統計(美國農業部數字),從2015年到2018年,豬存欄總數從4.7億頭下降到4.4億頭,規模下降實為3000萬頭,約6.3%。

近年來的生豬存欄頭數統計

而出欄頭數、豬肉總產量變動均在4%左右,豬肉總產量從5650萬噸下降到5400萬噸。相較以往年份,屬于正常波動,不足以對生豬價格造成重大影響。

其次,最關鍵的時間邏輯在于,2017年底,各地禁養區內豬場,就已經基本按照要求拆除完畢。

但到了2018年5月,豬肉價格卻從2016年的高點,降到了一個新的波谷……

豬周期示意

來來來,這是怎么一個邏輯?

2017年底該拆的豬場早就拆光了,怎么過了半年,2018年中期豬肉價格又降到谷底了呢?

還有,禁養限養是針對全部經濟肉用動物的,養雞場、養牛場同在此列,但為什么雞肉和牛肉本身沒有暴漲呢?(因為豬肉暴漲,供應驟減,導致連帶漲價這是另一回事)。

所以說,說環保調整導致了今天的豬肉價格暴漲,這近乎是造謠了。

我們需要去探究、了解豬肉價格暴漲背后的真實原因。

詳情請關注“唐駁虎”下篇分析。

獨家首發于鳳凰新聞客戶端,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男女做爰高清免费视频-男女做爱-男女做爱视频-男女做爰视频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