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駁虎:川普兩線作戰,叫5000億美元的牌也沒用
資訊

唐駁虎:川普兩線作戰,叫5000億美元的牌也沒用

2018年07月21日 20:14:29
來源:唐駁虎

打開鳳凰新聞客戶端,訂閱“唐駁虎”大風號,查看更多文章。

鳳凰新聞客戶端主筆唐駁虎

川普在赫爾辛基與普京會談后。因表現傾向俄方被美國媒體質疑“叛國”

也許是想在“通俄門”中證明自己,川普在貿易戰泥潭中越走越深。

今天,川普表示準備對中國5050億美元的出口商品加征關稅。

截圖來自彭博

這意味著川普準備對華全面開打貿易戰。這5000多億的賬我們之前仔細算過,這一次也大概率是加征10%的關稅,對中國只能算是皮肉傷,相應的,這一決策會波及目前目前已有躁動苗頭的的消費者和企業,川普的壓力可想而知。

但川普設想的可是兩線(甚至多線)作戰。昨天,他瞄準的還是歐盟。

周四歐盟對美國科技巨頭谷歌祭出50億美元巨額罰款,川普大發雷霆,警告不再允許歐洲占美國便宜。

川普推特截圖

那么,美歐之間的摩擦可能如何進行?對于中美貿易戰有何影響?順便我們還要回答一個關鍵問題,歐盟會和美國站在一起對付中國嗎?

【歐盟:你要是敢加汽車關稅 將遭3000億美元的反擊】

美歐之間的大摩擦也是一觸即發。此前美國以國家安全受威脅為由,6月1日起向歐盟鋼、鋁產品征收高關稅。歐盟6月22日對美總額達28億歐元的商品征收25%的關稅報復。川普隨后威脅對歐盟汽車及其零部件征收20%關稅。

川普與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

旁人看來,這也許并不是多么大的威脅。但汽車也對歐洲太重要了,它可是歐洲幾個主要國家主要輸美產品,征收高額汽車關稅將極大增加出口成本,甚至導致整個產業的萎縮。

2017年美歐貨物貿易總額在7400億美元,體量略高于中美貿易額,其中進口3000億美元,出口4400億美元。

2017年,美國從歐洲五個國家進口價值513億美元的汽車和配件。這占到2017年歐盟對美出口的近12%。如果川普對這一項加征關稅,那么規模與中美貿易戰目前的規模相當。

汽車關稅如果全面開征,將意味美國全球貿易戰的升級。此前川普加征鋼鋁關稅,涉及的產品僅占到美國進口產品的1%左右。而美國汽車和零部件進口總額足有3300億美元,份額占到總進口24%以上,其影響將傳導到美國經濟的每一根血管。

汽車及配件是德國、墨西哥和加拿大對美出口的主要商品

川普威脅加征汽車關稅后,歐盟首先是在聲明處罰谷歌與貿易爭端無關。第二個是聯合墨西哥和加拿大表示,如果美國對對外國汽車和汽車零部件征收新關稅,將對美國進行報復。金融時報透露的歐盟內部報告中提到,如果美國敢加征汽車關稅,將遭到高達3000億美元的新一輪報復性關稅。看數據,歐盟2017年的從美國的總進口額剛過3000億美元,當然歐盟在這里說的并不是火力全開,而是全球反擊的總額。

截圖來自FT中文網

如美國對歐盟實施上述關稅,在2020年歐盟整體GDP將降低0.1%,德國則有可能降低0.2%,美國也將降低0.2%,且失業人數在10萬人左右。在全球范圍內,根據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的數據,如果美國真的對全球開征25%的汽車關稅,19.5萬美國工人將在1~3年內失業,而在其他國家采取反制行為的情況下,情況則會更糟:美國將喪失約62.4萬的工作崗位。

預防針已經打完,這下就看川普愿意接受什么樣的條件了。

他的考慮,很大程度上會收到此前幾次美歐摩擦的影響。這之前,美國有過占便宜的經歷,也遇到過敗訴被迫收兵的結局。

【美歐競爭并非朝夕汽車戰、鋼鐵戰】

美歐摩擦,最值得講的有幾個領域:鋼鐵和汽車。

信息革命展開之前,美歐的競爭主要集中在傳統的工業領域,汽車和鋼鐵是核心爭奪點。

先說汽車,目前美國汽車進入歐盟市場需繳納10%的關稅,而歐盟汽車進入美國市場的關稅稅率僅為2.5%。很多人認為歐盟占盡優勢,其實并非如此。

大眾貨車

美歐目前的汽車關稅格局,和半個世紀前的一場雞肉大戰還有關系。

二戰后,雞肉大量從美國出口至歐洲。德國農民很快不樂意了,德國便開始對美國進口的冷凍雞肉征收50%的高額關稅。隨后,美國采取報復行動,對德國出口的輕型卡車、白蘭地等商品征收25%的關稅。隨后,大眾公司的卡車就因為過于昂貴失去了美國市場。

直到今天,美國仍然對進口貨運卡車征收25%的關稅。所以在汽車市場上,美國其實占了一大塊便宜。

美國對于進口貨車的稅率仍然是25%

如今,川普重提加稅20%,這分明讓歐盟感到汽車產業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

為了緩解這個加稅的夢魘。寶馬、大眾等所有德國汽車制造商曾表示,愿意先拆除自己的關稅壁壘,他們建議徹底取消美國和歐盟之間所有汽車關稅,希望川普政府收回對歐盟進口汽車加增關稅的威脅。歐洲企業很有誠意,但川普真的很難同意。

除了汽車戰,美國也曾主動發起過鋼鐵戰。但并沒有占到什么便宜。21世紀初,全球鋼鐵產能過剩,美國鋼鐵行業游說政府進行保護,限制從歐盟和日韓等7國進口鋼鐵產品,美國認為這些國家出口鋼鐵違反《1974 年貿易法》“201條款”。當時的美國小布什政府調查之后決定:自2002年3月開始對大多數種類鋼材征收最高30%的關稅,為期3年,并配合了其他的貿易限制措施。

不過,美國的行為遭到各國反制,歐盟聯合其他幾個國家立即采取措施,包括向WTO提起爭議訴訟、公布報復名單并對一些美國商品加征高達100%的關稅等。

在這一場貿易戰中,歐盟使用法律武器,獲得世貿組織授權進行報復,精確打擊幾個支持布什的大州的就業,從在在2004年大選中給他制造麻煩。

在WTO敗訴之后,小布什政府被迫做出讓步,提前結束加征鋼鐵關稅。

但是,美歐之間要計算的不僅如此,他們同為發達世界的佼佼者,也在進行著激烈的產業競爭。最突出的就是歐盟對美國互聯網企業的處罰。

【罰到巨頭肉疼,歐盟的科技打擊】

然后就是科技戰。

產業升級的同時,美歐貿易戰的內容也在變化。世界工業重心向高科技領域轉移,美歐在計算機、通訊、軟件、航空工業等領域競爭。美國的蘋果、微軟、谷歌快速崛起,在電子、軟件等方面實現貿易順差并獲得領先優勢。一些歐盟高級官員認為,信息產業正在逐步擠壓傳統產業的生存空間,而歐洲在這一關鍵產業上落后于美國,所以歐盟決心挑戰美國互聯網企業的主導地位。

雖然歐盟方面矢口否認對谷歌的處罰與貿易戰有關,但放在美歐競爭的大背景下,谷歌無疑也是美歐博弈的一顆棋子、大棋子。

谷歌

21世紀以來,歐盟推出了數字化單一市場戰略,想要打造一個包括數字商品、資本、信息及服務在內的共同市場,以應對谷歌、臉書等美國企業對歐洲網絡基礎設施、汽車業、制造業等的入侵,恢復歐洲信息通訊技術的全球領導者地位,為企業間開展公平競爭創造良好環境。

這個策略說起來也很簡單,第一就是打破各個成員國之間的互聯網業務壁壘,第二個是出臺標準,第三個就是規范市場,讓企業和服務公平競爭。

前兩條不必多言,最后一條規范市場,對谷歌、臉書、蘋果等企業進行合規審查才是贏得競爭的關鍵。于是,我們在近年來看到美國科技巨頭頻頻在歐洲遭遇“糾察”:

遭遇歐盟罰款的科技巨頭(不完全統計)

微軟被控利用Windows涉嫌壟斷、存在諸多不正當競爭行為,在2004年被罰4.97億歐元、2006年追加2.805億歐元、2007年8.99億歐元,2013年鮑爾默退休前又開出了5.61億歐元罰單。共計26億美元。

2009年英特爾被控利用回扣等手段,鼓勵電腦廠商大批量購買自家芯片,被認為損害競爭對手,被罰款11.7億美元。

2013年,歐盟以違背向歐洲消費者提供瀏覽器選擇的承諾為由,對微軟開出了7.31億歐元,一共罰下來24億美元。

2017年蘋果公司因涉嫌非法避稅,歐盟責令其向愛爾蘭政府補繳最多130億歐元(約合148億美元)的稅收。

2017年臉書因在收購WhatsApp時有壟斷行為,被歐盟罰款1.2億美元。而在今年5月歐盟出臺通用數據保護條例,立刻就控訴臉書手機用戶數據,并計劃開出39億歐元罰單。

2017年3月,歐盟執委會公布了針對谷歌、Facebook、蘋果等美國科技巨頭公司加征新稅的計劃,這項被稱為“數字稅”的稅收依照營業額的3%收取。值得玩味的是,當時美國正對歐洲揮舞鋼鋁關稅大棒。

谷歌2017年被罰28億美元,2018年被罰50億美元。這個是最近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

最新的一例發生在昨天,歐盟7月20日又指控高通以低于成本的價格向廠商銷售芯片組,排擠競爭對手。如果被判違反歐盟反壟斷規則,高通可能被罰23億美元。而在今年1月,高通在另一起案件中被罰款11.6億美元。

高通也在漩渦之中

其實歐盟的做法早已經引來美國政府的不滿,早前奧巴馬政府就此對歐盟發出“警告”,稱歐盟正在成為世界稅收警察。而硅谷則認為,歐洲在新興科技市場落敗,所以試圖通過監管手段來對抗硅谷科技行業。

美國信息技術產業委員會也批評這是在錯誤的時間點損害了美歐關系。

可以預見,美歐產業競爭的結構性矛盾目前不可避免,甚至可能因為川普的行動而激化。但也有很多學者判斷,美歐基于共同的制度和價值,發展水平也比較相似,在貿易戰中仍有很多聯手的可能。

【美歐脫鉤在所難免?】

沒錯,美歐戰略同盟關系已經持續半個多世紀,他們借助共同的敵人和共同的價值聯系在一起,在經濟和政治上相互依靠,相互協助。

此前學界普遍認為,美歐雙方雖然有分歧和競爭,這些結構性分歧不足以嚴重沖擊美歐關系,只要歐洲認為俄羅斯會對其造成威脅,美歐就會因安全議題捆綁在一起。

但川普的上臺正在急速破壞美歐合作的基礎。

《大西洋月刊》將川普的美國歸類為試圖改變現行秩序的“修正主義國家”

川普對于普京和俄羅斯表現出了出人意料的好感,以至于此次“普特會”上,歐盟最擔心的就是川普隨口允諾犧牲歐洲的利益。而且近幾天來川普在“通俄門”議題上反復改口,不由讓歐洲質疑川普的真實立場。

和對手談笑風生也就算了,對于盟友的防衛,川普也是相當的不上心。在他的觀念里,美國的傳統盟友會友好地扒竊美國的錢包:利用美國的軍事保護和優惠貿易政策致富,這是比長期的對手還要大的威脅。

這主要表現在對于北約的態度上,川普在最近的北約峰會上,高喊要求盟友多交“保護費”。他本著“美國第一”的理念上臺,戰略收縮的態勢明顯。不愿意為了歐洲盟友的安全承擔70%的支出,甚至不愿意多談幾句理念而是直接要錢。他甚至在北約峰會上發出威脅,如果北約盟友不能滿足沒有的要求,美國就會“退群”!

《紐約時報》:川普質疑北約的核心理念

更令歐洲擔心的是川普在北約共同防衛條款的猶疑。《北大西洋公約》第五條規定“針對任何一個成員國發動的武裝攻擊應被視為是對全體成員國發動的武裝攻擊。”雖然川普去年對這一條款進行了猶猶豫豫的承認,但在周二的專訪中,他再次對這一共同防衛的條款表示疑惑。主持人問到為什么美國青年要為黑山作戰,川普說:“我明白你所說的,我亦有相同的疑問。”川普指,黑山這個小國擁有“非常具侵略性”的人民,“他們可能變得好斗,然后恭喜你,第三次世界大戰就來了。”

川普在去年北約峰會粗魯地推走黑山總理馬爾科維奇。

黑山于去年正式加入北約,當時俄羅斯表示對其持“敵對立場”。這樣的表態,無疑是在透支美國的信譽,也是在損害北約的核心。

川普的貿易政策同樣受到歐洲的厭惡。

早前。相互依賴、合作和一體化被視為美歐共同的理念,但如今歐洲人越來越意識到,這正在成為例外。他們必須承擔起國防和安全的責任,并發揮經濟實力,這意味著與美國部分脫鉤。

《外交事務》文章指出,歐洲要想成為棋手而非棋盤的話,就應該與美國部分脫鉤。

在6月1日川普執意對歐盟加征鋼鋁關稅之后,默克爾警告稱:“正如我過去幾天所體驗到的,某種程度上說,我們可以完全指望其他人的時代終結了。我們歐洲人必須真正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這意味著歐洲發展趨勢的一種分離。

另外,在伊核問題和英國脫歐問題上的觀點,也讓川普被遭到歐洲民意的憎惡。根據皮尤公司去年進行的調查,主要歐洲國家普遍對川普持負面看法。對于“川普會在世界事務中正確行事嗎?”的問題,歐洲主要國家民眾的評分都極低,接近于執政末期的小布什的水平。

沒錯,就是下跌了這么多。這是2017年底的數據,目前可能更低

小布什在位的8年,其單邊主義的行事方式廣受詬病。至今美國還在承擔著他留下的負面遺產。而川普的在上臺初期就遭到如此嫌惡(估計目前對他的積極看法更少),可能是美歐脫鉤的重要契機。

【結語:拆了東墻補西墻,拔劍四顧心茫然】

川普的全球貿易戰名不虛傳。都指向了貿易逆差、產業競爭、國際規則等等相關的主題。

在“美國第一”的沖擊下,美歐之間的共同基礎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侵蝕,國內輿論所提到的美歐聯合對付中國,目前看來應該是有相當的難度。

國際事務上,歐洲人普遍不看好川普

此前有報道稱,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7月25日與川普會面時,可能會提出兩項主要談判建議,以緩和不斷升級的貿易緊張局勢:第一,減少對所有主要汽車出口國的汽車和零部件的關稅;第二,可能引入有限自由貿易協定。

但美歐合作并不像日歐合作那樣簡單,如果從美歐產業競爭的角度來觀察,這個方案似乎很難說服川普。而且美歐雙方在政治、安全、經濟上脫鉤議程萌發,也會削弱雙方聯手的努力。

川普的最近在專訪中表示,歐盟是我們的敵人,因為他們占了我們的便宜,而許多北約國家沒有支付防衛費用。這之后他才表示俄羅斯是“某些方面的敵人”,而中國是“經濟上的敵人。”

這樣的排序可能并不準確,但反映了川普的另類戰略思維。和他的思維一起轉變的,還有世界的格局。

畢竟,中歐貿易額已經直逼美歐貿易總量,“美國優先”所導致的政治疏離正在生根發芽,國際力量的新一輪調整,正在鬧騰的水面下有條不紊的進行。

鳳凰新聞客戶端主筆唐駁虎

男女做爰高清免费视频-男女做爱-男女做爱视频-男女做爰视频 免费